賴祥蔚/他辦假離婚,辦完後太太說是真離婚

  • In 關懷
  • 2018-07-31 13:17:00
img
賴祥蔚/他辦假離婚,辦完後太太說是真離婚

 每次看到素食豆乾,總是會想起老朱。

 那天接到一封電子郵件,主旨寫著:「告知一個朋友的消息」。打開一看,是大學社團的學長老朱走了。才四十多歲。膽囊癌。

 想起老朱胖胖的身軀,總是帶著微笑,像一尊彌勒佛。說起來很好笑,對老朱的最後一段記憶,居然是一包素食豆乾。

 念大學時,社團成員幾乎天天見面,大家都是不去上正課而寧可來社團守著,感情相當融洽。畢業之後各奔東西,彼此工作領域不同,慢慢就沒有來往了,一轉眼,竟然已經幾十年不見了。

 寄送電子郵件的朋友寫著:「我去探視他時,他突然提到了你,我覺得一定要跟你說。」

 老朱大學畢業之後白手起家,沒過幾年就成了股市裡一個小有名氣的操盤手,很多朋友都將資金交給他去操盤。

 短短三年,老朱就賺進了新台幣五千萬。三十歲出頭的老朱,從此有了良好的生活條件,他先買了一間透天的別墅,安頓妻小,又換了一輛豪華好車,儼然已經過著上層社會的生活。

 老朱在事業有成之後,也開始熱心公益,常常會解囊捐款,有的時候也應母校的邀請,回去對學弟妹演講理財之道。在接受幫助者的心中,在學弟妹的眼裡,才三十來歲、已經光鮮亮麗的老朱,無疑是人生的超級勝利組了。

圖/當年大學社團重鎮:學生活動中心

 誰也沒有想到,短短半年之內,什麼都變了。先是一場金融風暴,讓老朱一星期慘虧六千萬,除了賠掉原本的財富,連臨時向地下錢莊借來周轉的錢也通通都成了泡影。

 當初在股票操盤賺大錢時所交往的「好朋友」,此刻都翻臉不認交情了,要求老朱立刻吐還欠他們的錢,而且只要現金,不要其他的不動產或抵押品。老朱一度想不開,想要跳樓輕生,忽然接到電話。原來他因為跟地下錢莊借錢還不出來,已經先把一家大小安排到一位朋友的舊家借住,希望避一避麻煩,但是債主和黑道還是很快找上了門,朋友只好打電話給他。這通電話把差點想不開的老朱又拉了回來。

 為了不連累太太小孩,老朱跟太太辦了假離婚,把名下剩下不多的資產全部歸給太太。手續一辦完,太太說不是假離婚,而是真離婚。

 老朱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東山再起的雄心。他開始工作努力賺錢,幾乎是不眠不休。不知道是心理壓力,還是身體負擔,本來福態像一尊小彌勒佛的他,一下子瘦了下去。後來檢查才發現罹患了膽囊癌。末期。不到三個月就走了。

 老朱的告別式很簡單,朋友只有四、五個人到場。他全盛時期所認識的一群富貴朋友,如今都已不見蹤影。

 老朱住院時,社團的朋友去看他,他已經瘦得沒有什麼肉了。朋友要告別時,老朱突然笑著說:「以前社團的人假如現在看到我,一定認不出來了。」

 老朱連在醫院也不是很安寧,前妻一直在爭取保險金的繼承權。

 念大學時,手頭拮据,有一天刻意省了午餐錢,買了一包果汁豆干來解饞,老朱見了討著要分。當時不好意思拒絕,沒想到老朱抓了好大一把,當下有點不高興,差點想喊停,還好沒有,不然就為了一包十多元的豆乾惹出不愉快了。老朱吃完了豆干,開開心心笑著說:「你是好人。」那是幾十年前的記憶了,但是每次回想還是非常清晰,笑意如在眼前。

 作者為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i-Media愛傳媒榮譽社長

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