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辜負普仁獎的肯定 走出低潮往目標邁進-全國普仁獎第一屆小太陽葉鎮嘉

  • In 教育
  • 2018-09-12 09:19:00
img
不辜負普仁獎的肯定 走出低潮往目標邁進-全國普仁獎第一屆小太陽葉鎮嘉

 

 【許凱森撰文】 「如果沒有參加普仁獎,我國中時期的一部分生活可能就會消失。雖然普仁獎在我生命中出現只有短暫的半年,但是當下和後續的影響力對我來說卻是深刻而久遠的。」

 葉鎮嘉,現在是交通大學電機系三年級的學生,也是第一屆全國普仁獎得主。採訪這天,我們約在交大的學生餐廳,從學生宿舍走來赴約的他,對初次見面的我侃侃而談普仁獎對他成長過程的影響以及清晰明確的未來生涯規劃。

 鎮嘉的媽媽在他國一升國二那年暑假因病離開,原本讀書自動自發,成績也穩定維持能上第一志願的全校排名開始明顯往下掉,半年之後,鎮嘉獲得全國普仁獎,讓那一段茫然的低潮期有了轉化,除了獎學金能多少幫助家中的經濟壓力之外,更重要的是給了一位國二孩子向前走的動力。「當時的想法就是,有一個獎項願意帶我去一些地方,感受到很多人的關心,在精神層面上讓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心念改變之後,國三成績就一路慢慢拉回來,順利考上台南一中,心想至少沒有辜負當年普仁獎對我的認同跟期望。」

 升國三的暑假,鎮嘉參加台南分院所舉辦的兒童學佛營,受培植成為新一代國際青年團的成員;就讀台南一中時,高一、高二都以普仁學長身分參與台南地區頒獎典禮,用自身經歷勉勵得獎學子,暑假也持續幫忙籌辦兒童學佛營;上大學後的前兩年因為典禮時間剛好在期末考前一周而無法參加,今年則是一考完試就從新竹搭車趕回台南,他由衷地說:「我希望可以參加每一屆普仁獎,因為我就是從這裡走出來的,會想回去看看大家,哪怕沒有什麼忙需要幫,只是到場觀禮都好。」

 當年北上參加全國普仁獎的經驗,創造了鎮嘉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到台北、第一次搭高鐵、第一次坐捷運、第一次逛台北花博,震撼隆重的頒獎典禮,許多之前在電視上才看得到的人物都出現在眼前,讓當時生活圈只在台南縣市的鎮嘉大開眼界,也成為日後成長的養分。

  「普仁獎剛好在我人生一個很重要的時期出現,讓一切都變得更好,如果沒有普仁獎,可能我會再維持一段時間的低潮,走不走的出來也不一定。」國中時期沒有補習,每天就是往返學校和家裡,因為普仁獎,讓鎮嘉的國中時期多了一個台南分院,增加生活範圍、認識更多的人、籌備兒童學佛營等,也是幫忙鎮嘉快速脫離低潮期、分散注意力的重要因素。

 一路走來,鎮嘉受到的關心和幫助很多,他也一直感念在心,而爸爸是鎮嘉最重要的支柱,也是最感謝的人,謝謝爸爸父代母職撐過來,小至暑假的安排、是否參與舉辦學校營隊活動,大到畢業後的生涯規劃,鎮嘉都會和爸爸討論,聽取爸爸的意見,而爸爸也能以對等的立場和鎮嘉互動,讓很多事情不是家長主觀的對或錯,而保有彈性空間。

 縱使國中時期家中出現經濟壓力,但鎮嘉對於金錢的價值觀卻從來沒走偏,不信奉金錢至上,也不被物質欲望誘惑而成為金錢的奴隸,所以,鎮嘉的夢想不是出國留學,更不是樂透中獎,而是憑自己實力能一步步達成的務實生涯規劃,例如交大電機系就是他當初的第一志願,目前也正在準備研究所考試,打算畢業後就近在竹科工作,累積一段時間的履歷經驗,再回到故鄉台南,工作就有更好的利基點,然後陪在爸爸身邊一輩子,他笑著說:「當這些都能夠成真,就是我的夢想成真。」

 普仁獎對鎮嘉來說,除了及時性的經濟紓困、分散了媽媽離開後面對低潮期的注意力、拓展了一個14歲孩子的視野之外,最重要的意義就是對自己及人生的一種肯定。第一屆全國普仁獎至今八年了,鎮嘉讓我們看到普仁孩子長大後依然保有的韌性及聰慧,並懷著感恩知足以及想要回饋的心。

 「普仁的孩子或許都有一些困境,如果一群陌生人都願意無條件支持你,你就更沒有道理放棄自己。」這是鎮嘉要給所有小太陽的話,期許每個普仁的孩子都能帶著這份心念長大,有些事情、有些話可能現在的年紀聽來還沒有那麼深刻的體會,只要記得自己是被肯定的,不管面對怎樣的逆境,永遠都有選擇權讓自己往好的方向走去。

 

 

本文由「靈鷲山平安禪網」授權刊登

熱門